安徽文达集团负债近26亿,蓝天飞院停课

文达债券人互助信息表 招生就业接待大厅  在合肥,提及安徽文达集团可谓人人皆知,这家集教育、高科技产业、生态园林、金融服务和投融资等为一体的大型企业,如今却陷入了极度的困境中:集团旗下多个业务已暂停,且欠下近26亿元的债务。

安徽文达集团负债近26亿,蓝天飞院停课
文达债券人互助信息表

安徽文达集团负债近26亿,蓝天飞院停课
招生就业接待大厅

  在合肥,提及安徽文达集团可谓人人皆知,这家集教育、高科技产业、生态园林、金融服务和投融资等为一体的大型企业,如今却陷入了极度的困境中:集团旗下多个业务已暂停,且欠下近26亿元的债务。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到文达集团总部采访时发现,董事长办公室的门紧闭着,4楼集团办公室阮怀领主任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堆公司账册及法院传票,办公室里不时有债权人来询问情况;集团办公室旁的416室则成为债权人代表办公室。

  记者多方采访后获悉,目前,由法官、会计师以及律师等专业人士组成的第三方工作团队,已正式进入文达集团现场工作,将尽快推动文达进入破产重整的司法程序。文达集团董事长助理张瑞圣表示,希望有实力的企业或上市公司加盟文达,采取入股的方式或转让的方式,尽快摆脱危机解决债务问题。“公司请了专门的一些团队,清理我们集团内部的一些债权债务问题,还有人员、还有资产问题。”

  飞行学院停课

  成立于1993年的文达集团,在教育、高科技产业等多个领域都有布局。其中经中国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批准,文达集团独资筹建的蓝天国际飞行学院(以下简称蓝天飞院)尤为引人注目,这是安徽第1家、全国第11家红黑大战飞行学院。

  2013年,蓝天飞院招收了17名公费学员和4名自费学员,这些被招入的学员一度认为自己是幸运儿,如今他们却遭遇了停课。

  “我交了几十万元的学费,不能就这么打水漂了,到底什么时候能上课还是未知数。”武先生等多位学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蓝天飞院17名学员没课可上,这让他们很揪心。据了解,目前蓝天飞院已从原来的合肥市文达信息工程学院内搬迁到了阜阳市,但还没有正式开课。

  3月10日,文达集团董事长、蓝天飞院法人代表谢春贵在接受《新安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学院亏损巨大,的确存在资金困难的问题,目前正在积极寻找解决办法。”他表示,“蓝天飞院运营以来已亏损5000多万元,加上机会成本,一共亏损上亿元。”

  蓝天飞院院长毛全新表示,学院目前正在想办法,他们开了好几次转让大会,可是因为法律、程序等原因耽搁了。学员们的心情他能理解,学院也正在努力。蓝天飞院的一位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文达集团已连续5个月没有给蓝天飞院的教员发工资了,教员们自然不愿意来上课。

  培训学校为集团填窟窿?

  继蓝天飞院停课后,文达集团下属的爱生司培训学校也陆续关张。据《合肥晚报》报道,这家自称已有10年历史的培训学校不打招呼就关门,令学员家长措手不及。3月22日,8位学生家长站在爱生司培训学校永红路培训点门口无奈集体报警。

  对此,辖区派出所民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起事件不属于诈骗,主要还是由于企业资金链断裂,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该民警还透露,关于文达集团及下属培训机构,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到学生家长报警了,已经将此情况汇报公安局相关领导。

  上述报道显示,“学校负责人说,培训学校本来是赚钱的,只是钱都给总部文达集团填窟窿了。”家长陈先生说,大约一个月前他们还曾跟学校的魏总联系上,他当时许诺以一个月为期限,一定会退还家长费用,甚至白纸黑字签过字,但现在再打电话不是说“还没有弄到钱”,就是干脆不接电话。

  集团旗下另一家学校——文达信息工程学院(以下简称文达学院)是一所教育部批准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校。虽然目前学校仍然正常运行,但接受记者采访的多名学生均表示,知道文达集团陷入了困境,很是担心文达学院会受影响,自己的学业受到影响,尤其是大学文凭是否能够顺利拿到。

  学院办公室袁主任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集团陷入困境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但目前文达学院还是很正常的,政府部门对此也很关注。对学院学生家长的担忧问询,学院会做好相关解释工作”。

  集团总负债达25.6亿

  3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合肥市蜀山区的文达集团总部。董事长办公室的门紧闭着,4楼集团办公室阮怀领主任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堆公司账册及法院传票,办公室里不时有债权人来询问情况。集团办公室旁的416室是债权人自发成立的债权人代表办公室。

  54岁的债权人代表孔令波告诉记者,“我和文达集团的相关负责人是战友关系,2013年初,文达集团就通过介绍人向我借钱,协商的利息是2分1,每个月一结,由于一开始文达集团信守承诺,月月按时结算利息,我便信任地借出了144万元。2014年4月,文达集团对部分债权人发布了暂停发放利息、等待9月文达学院收取学费时再兑现的通知。然而这一许诺一直没有兑现,我们就此追问。到了2014年9月底,安徽省教育厅派出工作组却发现文达学院的1亿多元学费去向不明。”

  他表示,消息传出后,债权人纷纷上门讨债,因之前融资时信息严重闭塞,所有债权人都是危机爆发后才知道,自己只是众多受害者中的一员。

  多位债权人向记者提供的账册目录显示:2015年1月12日,文达集团董事长谢春贵在部分债权人会议上提供了书面清单,集团总负债达25.6亿元,其中欠个人的款项金额高达18亿元。

  大量进行民间借贷

  对于债务形成的原因,文达集团董事长助理张瑞圣3月26日在接受安徽网络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由于去年银根紧缩等一些金融政策方面的问题,导致了他们钱花了之后贷不出来,这样的话,在民间也进行了借贷,而民间借贷的利息是比较高的。

  孔令波称,文达集团是典型的家族式企业。集团下的各子公司及部门主要负责人均是谢春贵的亲友、亲信。多年来,集团通过各种手段进行扩张。自2009年始,为了运作文达集团上市,文达集团以投资办学及在外项目投资需要资金等为名义,通过内部工作人员,承诺支付高额利息回报,用集团各企业之间相互担保的方式向社会公众、企业、银行大量融资。“目前,文达集团下属机构包括文达学院的多数教职工都是债权人,他们当时都是有集资任务的,都是向亲友集资了的,只是目前集体性事件还没有爆发出来。而文达学院如果不是地方政府部门及时介入也将陷入困境,目前教职工工资和教育经费等也是地方政府考虑到多重因素,进行了垫付”。债权人代表张女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债权人代表巩福连表示,“根据由第三方专家团的调研分析,其实文达集团有3个优质的资源可以盈利,一是蓝天飞院,一是文达学院,还有一个是安徽森海园林公司,这3家单位一年的利润就有好几亿,因为资金链断裂,还债只能拆东墙补西墙。谢春贵也曾在债权人代表大会上对债权人代表们表示,目前文达集团应对债务危机,有3种方案应对,打包上市是其中之一。”

  谢春贵称在外出差

  谢春贵如今在哪里?

  债权人方先生向记者表示,“目前谢春贵始终未露面,债权方面相关机构和资金雄厚的债权人就此通过诉讼保全等方式,查封了文达集团的资产,这一点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可以查询到。”

  文达集团办公室主任阮怀领对记者表示,公司目前陷入困境是事实,但公司还在正常运作,对于媒体采访会安排专人接待,不过目前负责接待的相关领导不在,谢春贵也在外出差,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等待相关负责人回来后进行回复。不过,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文达集团任何回复。

  记者电话联系谢春贵,其表示在外地出差不便接受采访;而对于此事,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政府相关部门均表示不接受采访。

  记者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也查询到多起文达集团资产失信被执行的情况。法院相关人员称,据其所知,关于文达集团的相关诉讼的确很多,目前都已经受理,对此不便接受采访。

  第三方团队已进驻

  另一方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文达集团、法院、债权人代表办公室等处获悉,目前就文达集团的债务问题,应广大债权人代表的要求,由合肥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和振兴律师事务所、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和安兴破产清算事务所等共同组成的第三方工作团队,已正式进入文达集团现场工作,并与债权人代表达成统一意见,尽快推动文达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的司法程序,保全文达集团资产不再流失,并正通过司法渠道查清债务和资产情况。

  第三方专家工作团队目前已经对文达集团旗下25家企业单位进行了梳理,其资产和债务主要集中在文达电子、文达科贸、文达学院、蓝天飞院和森海园林等。目前安徽蓝天国际飞行学院已经与多家意向接手方进行洽谈。第三方专家工作团队称,文达集团的债务从目前的初步数据看接近26亿元。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